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雕先生的博客

愿与天下有心人探讨人生、分享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何新:当今大师多大屎  

2017-04-05 09:29:26|  分类: 何新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何新博客管理员《何新:当今大师多大屎》
何新:当今大师多大屎

何新博客管理员WS与新浪博友的问答纪实·整理版(1)




【2012年WS与何新博友的问答实录】


  ws按:今天上午把昨晚俺随兴在本博发的几个回帖拿给老头看。

      老头一乐说:往事不堪回首,回首都是往事。你可以写个围脖。


  所以重新整理一下,让老头过目。立此存照,给关心老头的人提供点了解。也省得一些无用的口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博友乌龙火箭2012-10-09 09:47:15说:


  老何和卢麒元都是当今中国大师级的人物,通古博今尤其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的大战略层面上,见解独到少有人能及。两人似乎也是心有灵犀、相互赏识,记得卢麒元的一篇关于老何共济会的文章中就感叹道,让老何一人横槊西风情何以堪的感叹!


  WS回复:


  没那回事。老何不认识卢麒元先生。


  此外,永远别跟老何提大师这个词,老头不爱听这个。


  老何在他的回忆录(《奋斗与思考》)中曾说:若论80年代以前,称得起“大师”这正面称号的还有那么几位,可惜现在都走了。以后,社会科学领域估计100年里也不可能再产生真正的大师——因为中国人文学术已经一代不如一代。


  大师本来挺好一个词,现在已经被庸俗化加上拜金转基因,弄得很龌龊了。现在号称大师的,基本是骗子的同义语,教授满街走,博士不如狗,称大师等同叫大屎。


  (有一次老何与友人闲聊,谈到某某大师,老何打趣说别造神了,特别在文科领域哪有大师?(科技领域应该还有。)现在只有大屎。自90年代以来凡号称文科大师或被称文科大师的,有一头算一头我看都是大便,而且臭味都不够,是干屎撅或者驴粪蛋。


  老何说:我不是大师。我若见到现今以大师招摇的那种王八蛋我会告诉他——你就是王八蛋,不是大师。就算给他留面子我没说出来,我眼神也会说话。所以我有自知之明,不出去见人,以免得罪人。毕竟王八蛋也要混饭吃呵。反正我自己是老坏蛋,老混蛋。我如果也装个大师到处出去摇头摆尾摇唇鼓舌的,就不得不与那种垃圾大便们为伍,你说烦不烦?




博友走自己的路2012-10-09 20:52:22 说:


  呵呵,十年前何老修的是倚天剑,十年后何老修的是金木鱼。我是看何新文章长大的,从《新战略论》到《谁统治世界》。以前看何老文章后的感受是热血沸腾,一心为国思,现在看何老文章后的感受是看破红尘,几想遁空门。


  WS回复:


  关于老何那些书,主要都是在80-90年代出版的。老何在《致中南海密札》中说过:我当时卷入时代的政治辩论中,时势使然,身不由己。


  老何说:当年我曾经为国家提供了一套新的理论工具和意识形态--包括民族主义、国家主义、保守主义,在90年代初都是我最早而且是冒着挨批的极大政治风险提出的。


  当时是针对于两方面,针对左的意识形态传统,共产主义,我是修正主义者。针对右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,我是政治保守主义者。


  我当时提出这几种意识形态,并非因为我认为它们是真理,而是刻意地为国家政治打造的,是提供给国家作为维护独立与尊严的政治工具,是针对西方的乱华阴谋而提出的。


  因为我了解西方的整个意识形态历史,我知道这一套意识形态工具就是个人自由主义的克星。我当时是为了稳定大局的需要,当时我是自愿做国家的政治工具。如果当时不竭力鼓吹那一套,思想体系就会四分五裂,政治也会分崩离析,国家就大乱了。我当时做了应当做的事情。我很自豪!


  然而此一时也,彼一时也。


  老何说:其实政治理论只是一些说法,意识形态都是工具理性。现在左右两派仍然有人沉迷意识形态。什么自由民主、什么理想主义、共产主义、红歌运动等等,都是意识形态。


  其实很多意识形态问题永远说不清楚。以意识形态对抗意识形态,不是真理之争,而是信仰之争,是宗教斗争。古今无数仁人志士曾为意识形态奋斗牺牲,犹如为宗教殉道牺牲。很可敬,但也很可悲。


  有一个经典的故事,罗兰夫人鼓吹自由民主半辈子,到后来大革命来临被送上革命的断头台。她才懊悔叹息:自由自由呵,多少罪恶都借你的名义而运行!


  资本主义500年了,历史进步了么?真进步了么?很难说。


  了解共济会后,老何说中国人多可悲,我们无知到什么程度,到现在才知道这世界幕后真正的黑手是谁,而且多数人还不信。


  我那些国际问题的书有一点也过时了。共济会是一个跨国的资本和宗教组织。世界并不是美国的,美国总统也不过只是傀儡。人类未来的前途并不光明。善恶都是相对的,只有上帝知道真理何在。人类历史只见一种治乱的循环。政治总是无情地利用意识形态,也利用仁人志士。幻象,毕竟并非真实。



博友久酒012-10-09 21:33:43说:


  卢麒元抬举某人如何懂经济!确实邓大人曾言过“某公懂经济”(但好像何先生其实不以为然)。感情问一句--”中国经济沙皇究竟懂否?何以《红楼梦》有诗句: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?!


  你看把中国普通老百姓这么地“改”过来,那么地“革”过去--后来就搞得看不起病,上不起学,住不起房(新三座大山!),居然还被赞为“懂经济”。确实搞得大家都不懂--啥才叫她娘的“经济”和“中国经济”!


  本文揭露得好:原来这位“懂经济”的某公倡导的现代经济文革运动,神不知鬼不觉搞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转让国家主权的运动,了不起,了不起。这样的奴1949年建国后几十年就只此顶尖一个,人才难得,难得~!


  还好,对比这近十年,新三座大山正被搬去,也算中华之一大幸也!中华儿女仍需继续努力!!!


  WS回复:


  这个俺知道点真相。邓爷当年首钢巡视说某公很懂经济,没人敢说NO。其实某公本来对老何还有点好感,给人推荐过老何的东西。没想到老何给邓爷写信列举某公若干新政批评说他不懂经济。这信最终又转到某公手里。


  关于这信后来俺在一个港刊上看到,我就问老头您是不是写过这个——老顽童微笑不语。我说老头您可够2的。


  但是后来这个经济路线转变的过程,老何是亲历者——当时老何就反对鸡的屁保7保8的(比现在早了20年)。       当年老何还给邓老爷子直接进过呈子表示反对。老何认为抓经济惟应当以务实为目标,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,不应当预设理想的什么模型。老何认为GDP是西方经济学弄出来的欺人数字游戏,保7保8的指标不能解决经济中的实际问题。


  后来老何又直接给某公也写过信,反对把房地产做主业,反对大规模下岗,反对教育、医疗市场化——总之,老何反对彻底摒弃国民经济的宏观计划,反对新自由主义鼓吹的那整个一套。但是当时大势所趋,那不是老头一个人所能遏制的。


  于是老何看清未来十年的基本大势。从那时(1994年前后)起,老何就宣布老子生病不玩了,退出政治前台,自己回家读古书玩国学去了-——直到10年后某公下台,老何才写了篇“论某公”。这一转就是20年,成就了老顽童很多学术事业,写了那么多国学的书。


  但是老何最近又讲过一句辩证的话——他说历史中并没有绝对错误。现在他认为某公的施政政策也非全不好。他说某公主政那十年之间,国内物价基本稳定,房价也不高,多数人的民生大为改善,私有化运动并不彻底,金融泡沫刚刚初起还不算大,入WTO后中国制造走向世界,至少有得有失,得大于失。



  博友元神2012-10-09 19:20:26说:


  虽说大象无形,但仍希望博主在回复别人跟帖时稍稍聊一点老顽童的生活,可以让我们这些年轻人知道大师是活生生的,可以亲近的!


  WS回复:


  再说一遍别对老何提什么大师。好吧,说两件近来的事。


  最近我转给老何几个要求采访的,里面包括正好一南一北、一左一右的一报一刊——他说替我都回绝,但是别得罪人,谢他们。每人赠书两册。(这些记者也是本博博友。)


  关于老顽童的生活,他可以说每天除了看书,看看原版美剧,逗逗小狗,会会一些多年的老友,他基本谁都不见,哪儿都不去。老何北京上海都有家,两地住。


  也经常有人请他去这儿那儿的,他一概婉拒。不久前还有朋友邀请他去欧美。他说出国出够了,去哪儿都不如呆在自家。


  国庆几天因他的司机什么都放假了,于是不得不去某地休闲,被安排住进大总统套原定住一周,但只住一夜他就带我们跑回家,说在外睡不好觉,别那么破费人家。


  回来后看到哦全中国天上地下大塞车——老头说看我们多明智,真是万幸!再晚走两天就憋在外头了。哈哈!


  有人说老头照片抱的那个泰迪狗太小,与这老胖子身材不配。可你知道老何有几条狗?老头爱狗爱动物,鸡鸭鱼狗兔猫鸟全有,他有一个动物世界。他说成天和动物在一起比和一些鸟人在一起开心得多。


  就是倍儿特么神这么一个怪老头!

 

博友龟山老农2012-10-09 20:30:56说:


  看来老何不仅是思想圆通,行迹也是非常圆通。可上可下,可显可隐;非上非下,非显非隐。老庄的生活,快乐的老顽童。


  道不闻久矣!有些人劝老何出山,可能是出于好意,虽然愚昧,但也不能完全怪他们。


  大家不知道思想家是干什么的了,不知道让思想家去从政不仅是牛头不对马嘴,而且是大才小用。我平常爱用孔明比老何,但那仅是就政经学识而言,综合学问和境界,孔明焉能与老何相比!?呵呵


  WS回复:


  其实对于老顽童根本没有什么出山不出山问题。他本身有官身在编,有应有的待遇,只是不用去上班开会而已。出什么山呵?想让他干什么?老头又能干什么?


  老顽童常说,其实我谁都认识。可我没有任何事要找谁。自己这么活着难道不好?


  比如今年有高层某几个领导想找他聊聊,他死推一个多月,说我有病不在北京。


  有一回有人请他去某地方开个重要的会,级别那是特高,他本已经答应出席,刚出门临上车又下车了。说打电话跟领导说我要回去吸氧 ,这会对不起不能参加了。回家去写了假条,让我们送会场去。我们送假条时候看到那边开会的坐签都摆好了——你们说这领导能高兴吗?


  可我们了解老家伙——他就这么一个随心所欲的老顽童。


  他对人们感兴趣的那些什么这个那个的,完全没有感觉,不放在眼睛里。明白吗?



  博友元神2012-10-09 20:45:38:


  博主不错,老顽童生活很有意思,谢谢了。在这没有英雄的时代,只能狂放不羁,只能做老顽童,不然太认真,太严肃,就太不值,会被郁闷死。有时候感觉老顽童还是寂寞的,我们这些年轻人有意敬佩他学习他,但没那学识修养,会被看不起,只能好好的默默拜读他的好文。祝他身体好,玩的尽意就ok.


  WS回复


  老何常说:我早就是个老废物了。对我过去写的东西不要太认真,我自己都不认真。


  我现在已经不想卷入任何辩论,甚至不太关心各种是是非非。


  我仅仅是一个玩家。年轻时候,必须要靠学问换职称、换俸禄,那时不得不认真点。


  现在老子一无所求,纯粹拿学问就是当玩意。

      让江湖中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去,我自己爱写什么写什么。

      我已经超越各种争议,是非对错,对我没有意义。

      我的书都摆在那里,让历史去评论吧。


  (2012年10月10日,原刊于何新新浪、网易博客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