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雕先生的博客

愿与天下有心人探讨人生、分享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网文:共济会被何新揭露的意义  

2015-12-26 16:39:34|  分类: 何新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千帆竞发
转贴:wanshi

何新揭露“共济会”,又让中国人触目惊心了一把,暗火被拨开。痛使人清醒,这种意义殊为深远。没有自己的主脑和理论是多么危险,盲目探索是多么可悲。与共济会的斗争是一种控制权和主导权的斗争,而不是盲目颠覆一切的斗争。


   [转载]共济会被何新揭露的意义-与-共济会的权力意志[冲击力] 

上一页:猪肉猛涨或与转基因有关
光照帮Born This Way之恶魔诞生
急推国际板的幕后利益

何新揭露“共济会”的意义


  

2010年,何新先生集中力量揭露“共济会”,又让中国人触目惊心了一把,加剧了某种形势的白热化,暗火被拨开。痛使人清醒,这种意义殊为深远。  
  
1.“谁是我们的敌人?”这是《毛泽东选集》的第一句话,第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太致命了,而且如此永恒,到今天依然如此生死攸关。敌人比朋友更重要,因为朋友可能让你会活得更好,而敌人则可能置你于死地!敌人,更加生死攸关。对于置身国际生存斗争的中国,尤其如此!何先生是一个另类,有机会就强烈地表现出来。在中国继续做着和平发展、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、和谐世界、中美共治美梦的时候,他又“变本加厉”地把共济会这样一个超级大魔头揪了出来——这就是中国所要面对的敌人!真不和谐!中国人战斗了这么多年,连放弃战斗都这么多年了,居然一直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!甚至退而不知道自己“还有”敌人!今天的中国人将自己的生死“置之度外”到了何等地步!  
  
2.因为敌人,所以世界。这个敌人——共济会是如此大而无形,以至于只有认识这个敌人,才能正确认识这个世界,而不是相反。按何新的说法,“资产阶级不是一个抽象名词,也不是分散的商业性经济人”,共济会就是资本主义世界的统一存在。那么,不难理解,这个资本主义之下的“世界”是有统一的工艺设计的!这个敌人对世界进行了精装修,只有了解这个装修师的工艺技术,才能够还原和看清装饰层之下的真实世界是怎样的!睁开眼睛看世界,再一次。  
  
3.摸着石头过河是多么危险。因为第2点,可知你所要摸索而过的河里的“石头”可能就是共济会铺设好的,你要摸到哪里去,可能也是共济会设定好的。这可不是瞎揣测,事实几乎大白于天下。没有自己的主脑、自己的理论是多么危险,盲目探索是多么可悲。20多年前何新警告:中国改革缺乏理论准备。苦果终于酿成:改革的成果被敌人摘取,中国人品尝的是黄连。  
  
4.什么样的敌人,什么样的战争?有敌人,必然有战争;有什么样的敌人,必然有什么样的战争。共济会的战争,两个字,“暗战”;四个字,“糖衣炮弹”。且不说它就在暗处隐身,它的战争也隐藏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之下,在农、工、商、教、科、文、卫,等等等等,一切多得让人说起来语无伦次的领域都埋伏着战争的暗线。以至于,你不承认有敌人、有战争都显得很“睿智”。这又是甜甜的“赠品”。这就是乱国、杀人于无形!那就是说,中国人要形成新的国家安全观、战争观。至少,防人之心不可无,要防一个人,最好站在这个人角度、按这个人的思路来考虑一下,他会如何、在哪里谋害你、算计你,然后来研究对策、布置设防。所以,要研究共济会的战略战术逻辑,研究它的目标和想法。这个课题应该面对。  
  
5.权力如何被篡夺?好,既然共济会在在农、工、商、教、科、文、卫,等等等等,一切多得让人说起来语无伦次的领域,都埋伏下战争的暗线,那同样也是在此埋下了权力的缰绳。这些就不是单纯的一个个领域,而整个是强而大统一的权力场领域,这就是“共济会眼中的世界”(在“孟山都眼中的世界”,粮食是一项战略武器,一项强权;眼睛决定事物的本质!)。中国人,特别是中国主政者,太需要一种宏观的权力观了。胜负逻辑在于,如果你不把它当成权力,并掌握它,共济会就要把它掌握为权力,来打击你!正因为狭隘短浅的权力观,中国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的蛊惑,搞一系列私有化、自由市场化改革,把实质性的管理权和统治权交给市场。而市场在共济会眼中,就是强大的权力系统,而且它事实上就是,并且通过苦心经营,种种权力缰绳的终端都已握在共济会手中——共济会的手才是“看不见的手”!于是,中国国家的各项权力,通过交给市场,最终交给了共济会。这就是赤裸裸的篡夺权力的过程,这就是中国新殖民地化的过程。权力,这是核心啊。既然你有眼无珠,拿着权力都不识,那只能必然把它丢失,悲夫!  
  
6.到底谁在不断革命,不断折腾?研究过共济会的,必然知道就是它。不是要建立“世界新秩序”吗,这就是大革命、大折腾,英国、美国、法国大革命,一战、二战大折腾,都不过是共济会的超级大革命、大折腾的“小片段”。他要革命,你能安宁?一个口号被道貌岸然地抛出来:“不折腾”;好像是对历史的某种睿智总结似的。不折腾?可笑!折不折腾,谁说了算?羊说了算,还是狼说了算?毛泽东主张“不断革命”,不过是要与那些发动“不断革命”的势力“奉陪到底”,何罪之有!告别革命的人,能免于被革命、被折腾吗?  
  
7. 堂吉诃德——毛泽东,风车——历史。何新博客中有言:“研究了二百年以来共济会与中国政治经济的复杂关系,使何新加倍感到毛泽东和本色中共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。”这是一句深度“怀旧”的话,深得我心。毛泽东,谁也绕不开他,谁也无法翻过他,谁也不可能忘记他,反而忍不住想起他。  
  
共济会不断地策划和发动各种革命、运动、战争、事件,引导历史按着它的“新秩序”行进;但是,又把这一切伪装成客观历史自身的偶然或必然,伪装成偶然的碰撞或必然的潮流,伪装成“看不见的手”。因此,它能够置身其外,免受牵累,免被打倒。你能去打倒“历史风车”吗?除非你是堂吉诃德。  
  
毛泽东,他很大程度上被人讥笑为堂吉诃德。我不清楚,毛泽东是否洞察了共济会。但是,他一定洞察了“历史”,那个不断翻转颠覆的历史,那个历史“周期律”,他要与历史周期律对抗(在他与黄炎培的对话中)。在他看来,历史本身就是“不断革命(反复)”的,那么他的“不断革命”到底是顺应历史呢,还是对抗历史?我看到的更多是对抗,是要扭转历史周期律,是要“缚住苍龙”。这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否则历史会把中国革命成果重新翻转!  
  
毛泽东悲剧性地洞察了这一点,他看到了人民和精英的弱点,从这里,人民的解放事业将会被逆转!他提出“不断革命”实际上是对这种历史趋势的防守反击,而不能简单理解为他“多事”。即便毛泽东不“多事”,历史自身也不会“少事”。但至少毛泽东做出了努力,他最真诚地想平定那个狂暴的历史周期律,最真诚地想追求天下太平!比“不折腾人士”高深不知道多少个级别。在这个方向上,他没有错。只不过在方法和手段上,他没有赢!通过冲击“历史风车”,毛泽东必然也冲击了历史盾牌背后的共济会。  
  
但是,毛泽东却被历史打倒了,而共济会一直被历史庇护着!反差很大。毛泽东明明白白地宣称了“不断革命”,明明白白地发动了“文化大革命”,成而居之,败而罪之!而共济会总是暗地策划,成而不居,败而不罪!所有的功劳、罪过都由它的代理人来承受,而它自己获得实实在在的果实,永处不败之地。  
  
8.何新先生用了一个好词,“本色中共”,深深的暗示。共济会善于“变色”,当然也善于变他人之“色”……。
  




[转载]共济会被何新揭露的意义-与-共济会的权力意志[冲击力]  何先生揭露共济会的这本书《统治世界》,像一块阴沉、冷酷的砖头,里面充满了狂妄的野心、阴险的算计和恶毒的手段——共济会的。它令人毛骨悚然,它无情地逼问:我们该怎么办?
  
“统治世界”,已经无法表达共济会的罪恶。人类一直被各种集团统治着,有合理的,也有不合理的,而且世界也一定会走向统一,一定会有一个统一管理世界的组织,这也是共产主义的理想。但共济会不光是统治世界,至少是奴役世界,甚至是屠杀人类!
    
*货币中的权力  
  
共济会以货币金融手段,把大部分人变为债务的奴隶。而中国一类债权国实际也被套入债务体系的深渊,大部分财富和资产被泡沫化为不可收回的必定要破产归零的债权,到头来也要跟着破产。事实告诉我们,不要与共济会拥抱共舞。哪怕你能大赚一笔,但是这笔财富是由共济会来定义(定价)的。如果你贪图共济会分泌给你的“财富”,那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财富的定义权(定价权)交到了共济会的手上。是的,你掌握了财富,但是不是财富、价值几何,却要由共济会来裁定。有一天,共济会将改变对于财富的定义,那么此时你的财富就瞬间作废,你将失去一切!这就是共济会即将要做的事情:废除美元的财富定义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游戏、什么样的交易?此时你发现,你得到的越多,失去的也就越彻底。与此同时,共济会早就准备好了新的更普世的财富的定义和形式——新的世界货币,它是如此“诚实”,如此别无选择,如此天经地义,一无所有的“各国人民”多么需要这种“财富”!那么好,人类就奔向共济会的大同世界吧。  
  
*战争和战术  
  
共济会发动了对一切人的战争,一切领域的战争,它才是不断战争、“不断革命”的始作俑者!除了货币战争,还有粮食战争、意识形态战争、基因战争、人事战争等等,还有很多说不出名字的战争,战争已经包裹了一切,主导了一切,简直成为定义一切的语言!  
  
它也在欺骗一切,欺骗就是最犀利的战术!资本主义民主选举制度是弥天大谎,自由主义更是力行专制的好工具。民主自由的表象之下正好是专制和奴役的实质!(以共济会的“规矩”图来解释,如果民主自由是圆规,那专制奴役就是矩尺,一阴一阳,相对而相成)民主自由还是强大的攻击性战略武器,人类总是无比欢欣地自投罗网。自投罗网,势不可挡。“得民心者得天下”,共济会做得出神入化。  
  
*权力意志  
  
通过观察共济会,使我更加理解一个词语——“权力意志”。  
  
事物的本质及其实现,可以是由意志——强力意志(权力意志)来决定的!这就是共济会的行迹和成就!这样一种事实是非常强大的。  
  
在共济会的眼中,没有和平与发展,没有经济、政治、文化,甚至没有人,只有权力!锡安长老会纪要中说“权力即正义”。权力征服了一切,充实了一切,一切都成就为权力,统一于权力。在共济会的全视之眼下,一切都是权力的形式和表象。权力就是控制和被控制,及其链条。原点就是权力意志,权力之眼。  
  
权力意志,也许仍然不是“共济会”的最高意志,但一定是其战略手段之核心,它已经在现实地征服着人类社会,叩问着人性!它如此精确周密地算计着人类,以至于好像它的程序是先于人类设计的,而人类则反倒是这种设计智慧的产物!  
  
*哲学问题  
  
共济会必定是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。人类必须对此做出回答,然后才能谈得上越过这道深堑,走向新的发展之途。就此而论,共济会何尝不是一种促进因素!?共济会抓住和利用了人类的所有弱点,烧灼着人类的身心,不进步就无法生存!  
  
在共济会的权力之眼中,人类适合于被引诱、被欺骗。很可悲。  
  
*欺骗与变化  
  
甚至于,“共济会”本身内部就是一种层层欺骗(和利用)的幕布。据说,共济会有13层,或者33层,那些身在其中者何尝不是被一种自视英明所欺骗。在这样的结构中,层数越多,越能长久地维持欺骗,经得起无数次天翻地覆,最后的底牌还能稳稳握在手中(只要底牌还在手中秘而不宣,那么欺骗就能够游刃有余,无论怎样地洗牌)。这样的层级结构不是一种自然天成,而是一种战略设计!共济会之上还有“共济会”,这是共济会的一种本质——隐身和变身由此而可成。这种多层性有点像川剧“变脸”,给了它随时改头换面的“自由”,如果它有72层,它就有72变。  
  
罗斯切尔德家族真是共济会的主人吗? 

  不一定,也许它也不过是共济会的工具和仆人,或者共济会本身就是其顶礼膜拜的“路西法”的仆人。他们也被诱骗着!这样才够真实。由此而下,才能真正理解整个共济会体系的层次性。接触精英集团的不同文件和信息,能够发现很多不一致的东西,它们不是在同一层面上的信息和“机密”,这往往不是“不一致”,而正是层层欺骗的“一致性”,因为它们分布在不同的层级上,很多东西只有反顾历史才能看得出来。所以,“真实”也是多层的。  

 【有网友自己认为西方垄断金融资本的三股主要势力:1.梵蒂冈--摩根、洛克菲勒--耶稣会--美联储。2.圣殿骑士团--罗斯柴尔德--共济会--高盛--英国--美联储。3.容克财团--欧元。 

 未必完全正确,但确实罗斯柴尔德家族绝非共济会主人,《货币战争》开篇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利用滑铁卢战役来控制英国国债,其实是在共济会设计之中的。

 本博争取尽快介绍共济会-圣殿骑士团-梵蒂冈等集团之间的关联;我们不仅要揭露共济会,更要揭露其他几个类似“奴隶主”集团和共济会背后关联的那张网】
  
*层级与周期  
  
设想这样的层级设置,越上层,主导的历史越长,战略周期越长,“真实性”越稳固;而下层,则又主导其中的一段历史,战略周期要短一点,稳定性要差一点,更迭更快。  
  
比如,罗斯切尔德是希特勒、罗斯福的“上层”,希特勒、罗斯福是二战历史的主宰者,他们有各自的战略任务,他们演出一场宏大的对手戏,但是他们的战略又是统一服从于罗斯切尔德更长期的战略的,这就是“对立统一”。罗斯切尔德是近现代史的主宰者,二战只是其中的一段,二战结束,希特勒、罗斯福都被“消费”掉,退出历史舞台,自愿或不自愿,他们的时代结束,但罗斯切尔德的时代继续。因此,历史本身也是分层的。  
  
那么罗斯切尔德的战略周期是多久?会不会被消费掉、革命掉?随形势需要而定。如果他越来越暴露成为众矢之的,那么一个新的主人和新的世界将会更适合去引诱和欺骗人类,这是由“上层”导演的战略周期的转换。或者他完成自我否定、完成变身,或者他被更换,将欺骗进行到底。新的引诱更加诱人,新的欺骗更加“合理”,人类需要不断甄别,不可能有“大功告成”的一日,谨防被“胜利”冲昏头脑。  
  
*非常名  
  
也许共济会是无法定义的,这就是《老子》说的“名可名,非常名”(似乎《老子》是理解共济会的必读书目)。可定义的,必定是可否定的,必定是要被否定的、被粉碎的。如果共济会在宣扬什么,最好理解为那仅仅是它在宣扬什么,而不是它就真的相信什么、奉行什么。它所宣扬的往往正是它随时准备否定和扬弃的,因为它知道一切宣传都必定被否定和扬弃,那就主动地掌握这个“武器”,顺其自然!它只是利用一切(通过一切),而不是执着一切,清醒之极,冷酷之极,自由之极,灵活之极,最后还要利用对一切的否定。共产主义为什么战胜不了共济会?战略方式及其态势上的差异是根本原因之一。  
  
*求仁得仁?  
  
有一个非常可悲的问题:人类似乎更适合被共济会这样的影子政府统治,而不适合被合法的政府统治。到底是共济会高明?还是人类有病?  
  
回顾起来,共济会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功,一个又一个阴谋几乎都得逞了。而宣称要解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却名裂身败了。人类在共济会的主导下大步走向一条新的奴役之路。这是不是一种“求仁得仁”呢?  
  
是共济会奴役了人类,还是人类成全了共济会?人类的一切陋习和劣根都是共济会最牢靠的盟友,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人心所向、众望所归!  
  
*欲擒故纵  
  
共济会绝不以正式的统治者和管理者的名义出现。一般的国家和政府管理权只是权力体系的非常小的一部分而已。但是大部分人理解和计较的权力,就是这么一点政治权力。实际上,在任何人类生存需要的一切领域,都能产生权力。需要货币,那么控制货币就是一项权力,以此控制人类,仅此一项就远超政府的权力。以此类推,需要粮食、能源、教育、医疗、信息……,那么这一切都能被控制,都能成为权力,反过来成了对人类进行制裁的工具,用粮食制造饥荒、用能源制造萧条、用教育制造愚昧、用医疗制造疾病、用信息制造蔽塞……。这些行迹,都可以用非政府的名义,用“自由”的名义,但都是实实在在的权力。权力是没有边际的,自由市场体系就是共济会的无形权力之网。人类需要“自由”,那么共济会就给他们“自由”,从而控制他们。  
  
掌握了“提供”(放债)的权力,也就掌握了“索取”(索债)的权力!然后怎么做?投其所好!——鼓励人类的贪婪,激起他们无穷无尽的欲望,并宣扬这是理所当然的、这就是“自由”;然后“提供”他们所“需要”的东西,通过这样建立起对他们的主导和控制权。这就是“欲取先予”。这种控制是隐藏在“给予”之下的,人们的受奴役是隐藏在“自由”之下的。这让人们很受用,如流水之就下!  
  
这是共济会统治结构的基础。隐身,欺骗,实质控制。隐身——欺骗——控制。隐身——欺骗,这就需要层级。欺骗——控制,使得控制更加稳固。  
  
*路径设计  
  
共济会只在乎结果,并转化为一种战略思维:从结果来回溯过程,从回溯过程中来设计推进的策略,再来设计“启动方式”。用制定目标——设计过程这种单向思维很难觉察共济会的真正意图。这使得共济会的意图很隐蔽,不到结果达成,人们很难察觉。即便结果达成了,还可以有另外的历史解释(历史是多层的,关键是人类需要并会接受一种历史的解释),而且“如假包换”。德国法西斯开拓生存空间的意图和行动是真的,同盟国反法西斯的意图和行动也是真的,由此导致的二战也是真的历史;但其背后建立世界货币和世界政府的意图更是真的,只是被隐藏而已。这就是阴谋。所有法西斯和反对法西斯的意图和行动,二战的历史,都成为造成世界货币和世界政府的客观力量,实际上却是被一个统一的意志设计的。历史的结果背后,往往还隐藏着历史的设计者
  
*对立统一  
  
世界是充满分化和对立的,但共济会要的是全盘控制和统一。如何达到呢?共济会不强求消灭分化和对立,而是将自己的意志和力量渗透到、布置到分化和对立的事物和事件中去,正好顺势利用这分化和对立来达到统一,并且又掩盖统一。让希特勒和罗斯福、拉登和布什对立,从而发起统一世界的战争;让共和党和民主党斗,造成民主的生动景象,从而更稳妥地实行极权统治。同时渗透正反(左右)两派,轮番利用,造成形势,造成“必需”,再去“造成”共识,主导世变,达成“结果”,瞒天过海,暗度陈仓。  
  
*其人之道  
  
某种意义上,共济会掌握真理(从而利用“真理”)。怎么对付共济会?永远不要走极端,同样要掌握真理(而不是否定“真理”)。也只能在分化中求统一,在动态中求平衡,在对立中求和谐。实际上,共济会并没有真正专有任何东西,它的精髓仅在于无所不利用,如此才获得了广泛的权力——那些被它利用的东西,其存在本身往往是合理的。反共济会的一个陷阱往往是,为了反对共济会,而把共济会利用过的东西也一概否定掉,从而把自己置于孤危的境地。共济会总要为人类设置两难的选择,无论是简单的迎合还是抗拒,都要沦陷。因此,与共济会的斗争是一种控制权和主导权的斗争,而不是盲目颠覆一切的斗争。这实际上特别需要一种淡定的意志和哲学。共济会并不惧怕极端的东西,它能非常冷静地利用各种极端情绪和势力。  
  
*潜移默化  
  
我相信,金融战争,只是共济会发动的战争的一部分。并且金融战也是依托于共济会的整体战略基础之上的,没有这个基础,金融战不可能达到这般锐不可当的地步。所以,最可怕的是共济会的整个战略,核心在于心理和文化的战争攻势——这是一场真正深入人性的战争!  
  
最可怕的不是揭露开来的看得见的战争,而是隐藏潜入的战争,那种无形的潜移默化的战争,那种裹着糖衣的子弹,几十年回不过味来!当你终于感受到战争的气息的时候,战争已经走到了尾声!我们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、思维方式已经浸泡在对手设计的战略药水中时日太久、难以自拔!  
  
*世界新意义  
  
按毛泽东的说法,共济会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部好教材。它对于“世界是什么”做了令人激动的诠释。世界是什么?问题的答案本身就包含这个世界中的创造者创造了什么。世界是什么?这不是一个死的问题,而是世界本身在创造着什么,这是不断发展变化的,特别是当人面对这个问题做出选择的时候。共济会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塑造“世界是什么”的力量,它已经强大到不理解它就很难理解这个新世界的地步,它赋予了这个世界新的意义——没错,新的秩序,新的现实,新的意义。所以,面对共济会,就要面对这个世界有一个新的世界观。就此而言,共济会将赋予人类新的关于世界的知识和观念。如果这一点能够成为人类追求进步的支持因素的话,那这也算是共济会的历史贡献,尽管共济会是要以此奴役人类。  
  
怎么说呢,共济会的权力意志和全视之眼,客观上为人类呈现了这个世界的更深刻的一种统一的真相,这种深刻性和统一性是前所未有地直白地暴露出来的,关键是这一点能不能被进步的力量所运用。人类灾难的根源在这里,那么认识这个根源也将成为进步的基石。  
  
*反共济会?  
  
大部分人只能被客观地推导着进步,而不会“自觉”追求进步。这很可悲,也很真实。甚至于,进步本身也承受不起对于人们自觉性的期待!人们的自觉性总是习惯性地陷入盲目、狂迷,陷入倒退。

恰恰是肆意践踏人类自觉性的共济会获得了出奇的成功。毫不奇怪,共济会使用的是欺骗,他们正好抓住和顺应了那种“可悲的真实”。尽管共济会的方向是让那些“不求进步”的“群氓”进一步堕落、毁灭,从而让人类的精英进化升华,这就是共济会追求的进步(?)。

(需要辩论一下,进步的本质应该是促使人们进步,而不是通过毁灭那些不够进步的人们,来获得少数精英的进步。)

但是,有没有可能推导那些“不求进步”的人走向进步,甚至是“欺骗”他们走向进步?这里的“欺骗”仅仅是指只问结果不问出发和过程的策略方式,只问进步的结果,而不问人们自身是否有追求进步的自觉。不是自觉性不好,而是过分要求自觉性,反而成为“对自由的妨碍”,反而变成“专制、桎梏”,反而引起反弹。 

  人就是自觉性和客观性的统一体,必须如此看待,才能有平衡的可持久的正确的对策,人们由此才更能够接受和顺从这种进步的过程,进步才能减少曲折。所以,人类进步的推动者也应该对于共济会有所借鉴,学会如何不露声色、潜移默化地推动人类走向进步,如何“密谋”地推动人类走向进步。

   要知道,有很多人是惧怕甚至仇视走向进步的。人有多么愚蠢,世事就会有多么颠倒。所以,甚至于推动人类进步的过程都会成为一个“阴谋”的过程!人类的愚蠢,可以顽强地拒绝真理的灌输,所以不如寻找一种更加无法拒绝的实际力量的推导,如此真理隐身了、沉默了(“道不可道”啊),为了不受“愚蠢者”的干扰,也为了不“惊吓”愚蠢者——从而“不遇抵抗”地让人类、也让愚蠢者走向进步,顺其自然地,“自由地”,欢欣地。

  人类的“自觉性”都应该看成一股客观的力量之流。“圣人不仁”,不感情用事而已,不心存幻想而已,世事是多么复杂而艰难。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