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雕先生的博客

愿与天下有心人探讨人生、分享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左 方:《南方周末》停刊风波(2)  

2014-10-11 22:22:28|  分类: 路线之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4-10-11 14:10来源:炎黄春秋杂志2014年第10期作者:左方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晚编委会讨论决定如何停刊时遇到两个难题,第一个难题是告读者怎么写,若将中宣部直接抛出来他们不会批准,如果将责任全部包在身上说是我们自行决定停刊整顿,我们又不服气。第二个难题是停刊以后订户的钱怎么退。因而会上只讨论了最后一期报纸怎样出。这天晚上,我一直睡不着,我想这个通知是宣传部发的,谢非究竟知不知道。如果谢非不知道,还可以向谢非求情。我第二天一早就找刘陶社长,刘陶说谢非出国到东南亚访问去了,现在省委主持工作的是黄华华,我打了几次电话给黄华华,一直打到12点黄华华才回家,黄华华说他不知道。我说那说明宣传部的停刊通知没有通过省委,可以向谢非求情。刘陶说上面的事由我来管,你就不要过问了,我给你的任务是要稳住队伍的思想。

  接停刊通知的第二天,刚好是《南方日报》的社庆日,所有《南方日报》的前领导人都坐在庆祝会的主席台上,黄文俞招手要我上主席台。他说左方你大胆,踩到地雷了。他把话题挑起来后,丁希凌大声喊道:《南方周末》没有错误,谁停《南方周末》都是错的,我坚决反对。《羊城晚报》前总编辑许实说:左方你不要怕,整顿之后你们再复刊时,你们发行不是一百万而是两百万。

  陈越平是宣传部老部长,文革时期曾任《南方日报》革委会副主任,他说《南方周末》我期期都看,怎么我的水平就看不出有问题呀?老同志都在支持我们,但我只回答一句话,我们也有错,我们会总结经验教训,便从主席台下来。

 

  关于两篇“涉案”文章

 

  庆祝会结束后我们开编辑部全体会议,我见同事们的脸色都很沮丧,为了稳定大家的情绪,我以电台天天广播的一句广告词“戴表戴乐都,时间刚刚好”做开场白,我说这时停刊的时间刚刚好,我还有一年零几个月就退休了,我在任时停报,最多人家骂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。如果一年半之后我交班给你游雁凌,人家就会说左方主持这么多年没出问题,怎么一到你手上就停刊,游雁凌装跳楼状说,那我只好就从十二楼跳下去,大家都笑了,整个会场气氛缓和下来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保卫科来人找我,说省安全厅派人来要见我。我就下去,安全厅来的是一位老同志,和我年龄差不多,还有一位年轻人。他对我说,国家安全部打电话说你们发表的《白领阶层的黑色行动》泄密,要我们来调查,你先谈谈这篇文章的刊登过程。我说我看大样有个习惯,先是粗读,粗读完之后才拿红笔细改,我粗读时发现稿里讲北京外商服务公司是安全部办的,便把责任编辑徐列叫来,我说这句话是保密的怎么能见报?徐列说这事在北京连的士司机都知道还保什么密,我说全世界都知道新华社香港分社是中共香港工委,能登报吗?这篇稿牵扯到安全部,你要问清楚作者,消息来源谁提供的,送审没有。后来徐列拿张传真给我,上面有公安部部长批示:同意刊登。徐列说作者是《北京日报》的大腕记者,稿件是公安部和劳动部两个部长要他采写的,因为白领们要给外商服务公司每月交费,许多给外商打工的白领都避开安全部办的这个公司,结果有外商黑白领的,也有白领黑外商的,而出现的问题都要公安部和劳动部处理,所以两个部长要记者采写这篇稿,并指定要交《南方周末》刊登。我听后说那就登吧,大样我不再看了,错就错在我忘记叫徐列画掉这句话。

  安全厅那位老同志讲,我是《南方周末》的忠实读者,不管出差到哪里,一到礼拜六都记得一件事,买一份《南方周末》,你们这稿当时我也看过,事实没有问题,问题只是出在这句话,是属机密性质的,我会尽量给你们美言,但是安全部一定要下令抓你的话,我们也没办法。依照安全法可以关十五天到二十天,这事情对我的精神压力比停刊严重得多。这天晚上我睡到半夜突然被警车声惊醒,再也睡不着了。我想如果我不把事情告诉家人,真被抓起来,家里人不知道原因一定很害怕,如果告诉了,家里一定也很紧张,我白天处理工作已经够紧张的了,晚上回到家连个放松的地方都没有,后来我就偷偷告诉女儿,如果我被抓,你就告诉妈妈当我出差两三个星期,找我谈话的安全厅同志是《南方周末》的忠实读者,和我谈话时还请我抽了两支中华牌香烟,他们会善待我的。

  回过头来谈谈《袭警案》这篇文章,作者是江西省铁路局的一个作家,此人和公安部门关系密切,曾出版过一本关于公安破案的报告文学集,游雁凌曾到江西向他组稿。这篇稿最初看到的是陈朝华,他认为很有可读性,建议发表,便交给游雁凌,游雁凌看完稿后,叫谭庭浩给作者打电话核实稿件的真实性,谭庭浩先给作者的工作单位打电话,回答是省作协让他到下面深入生活去了,再给江西省作协打电话,作协的人说不知道他到哪里深入生活,再打电话到作者妻子工作的工厂,他妻子说丈夫四处流动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,也不知道何时回来,游雁凌、谭庭浩、陈朝华三人商量后,认为稿件是用复写纸写的,很可能一稿多投,如果我们登晚了会被人先刊登,便决定刊登。

  刊出后省公安厅给编辑部打来电话,说公安部有个副部长是你们《南方周末》的读者,他对你们刊登的《袭警案》这篇文章很感兴趣,想知道案发在哪个派出所。游雁凌就给作者打电话,这时作者已深入生活回来,他说故事是从一个公安人员口中听来的,他也不知道是哪个派出所。游雁凌问,你稿上的细节都是虚构的吗?作者承认是虚构的。游雁凌一听就火了,我向你组稿时就对你讲清楚,我们的《人与法》是个新闻版,不允许虚构,你要向我们编辑部写检讨,并向读者道歉,我们要将你的检讨登在报上。后来游雁凌将作者的检讨登在报上,并在上面加了个《本报郑重声明》,声明《人与法》是个新闻版,不允许虚构,是作者欺骗了我们,并对我们编辑部把关不严向公安部门和广大读者致歉,那位公安部副部长正是从报上看到我们的声明,知道是篇假新闻才向中宣部告状的。

  事情发生的全过程我都在美国访问,我对这个事情是没有责任的。事情发生后我就对李孟昱和游雁凌说,你们一个是《南方日报》的接班人,一个是《南方周末》的接班人,而我还有一年多就退休了,《袭警案》失实一事的责任全包到我身上。他们两人都坚决不同意,表示各自承担应负的责任。我说你们是政治家吗?中宣部要整的是《南方周末》主编,就算我这次逃过一劫,今后也是在劫难逃,难道我们三个人抱在一起跳楼,你们将来接了班,可以多关照一下我嘛,此事了不得就是要我停职提前退休,此外还能对我怎么样?

 

责任编辑:孟尧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